NVIDIA結束9個月的挖礦狂潮,轉型展望AI領域。

顯卡性能龍虎榜重新洗牌

在8月21日凌晨,SIGGRAPH 2018展會上,NVIDIA向世界推出了新一代的“核武器”級別遊戲芯片RTX系列,實現了幾年前承諾給予玩家一款以光線追踪和人工智能為技術背景的高性能顯卡,基於圖靈架構的Quadro GPU能夠在計算光線反射、折射、散射等路線,渲染出真實的畫面,讓玩家們在遊戲界面下體驗到4K電影級畫質。

“核武器”發布後的業務戰略改變

8月22日,在NVIDIA的發布新品後,首席財務官克萊特·克雷斯(Colette Kress)剛剛正式宣布,NVIDIA計劃中止並退出加密貨幣業務。此前,NVIDIA在過去的一年裡,伴隨著數字貨幣的挖礦狂潮,高性能顯卡的銷售量一直攀升,供不應求,由於市場對於挖礦設備的瘋狂採購,令廣大遊戲玩家們不禁抱怨起“一卡難求”。

伴隨著2017年數字貨幣淘金熱蔓延至2018年第一季度,NVIDIA公佈了2018年第一季度報表中,顯示與挖掘數字貨幣的礦機相關的芯片營收達到了2.89億美元,為NVIDIA貢獻了75%的收入,占到一季度總營收的10%,在過去的幾個季度中,數字貨幣帶動了市場對於NVIDIA的芯片需求,促使NVIDIA的股票自2017年初以來上漲至266美元,大約有100家上市公司的市值超過1000億美元,而NVIDIA是其中唯一一支漲幅超過200%的股票,無視市場所有的風險直衝上漲。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止於2018年8月23日

NVIDIA上週財報環比增幅的差強人意

在今年3月中,NVIDIA 的CEO黃仁勳表示伴隨未來數字貨幣的發展,NVIDIA的芯片需要將會越來越大,這將成為公司業務發展擴張的主要驅動力。但就在上週NVIDIA公佈了第二季度財報後,NVIDIA的股價在開盤後交易時段內發生了將近為5%的跌幅,財報顯示營收31.2億美元,淨利潤為11.01億美元,營收和淨利潤都超過了市場預期,同比增長了40%和89%,相當不錯的數據,但為何會發生如此大的跌幅呢?

原來根據NVIDIA的預計,第三季度的營收可能不及預期,同時再加上近期數字貨幣的市場低迷帶來的礦機需求下降,在最新的財報數據中,看到NVIDIA的加密貨幣芯片收入僅為1800萬,不及預期中的1億美元,財報數據較第一季度下降了3%;以及二季度的淨利潤環比上季度的145.4%增速出現了大幅下滑。以上的種種因數導致了市場大部分投資者對於NVIDIA未來的發展表現出種種擔憂,以至於在財報公佈後的股價大幅度下跌。

但NVIDIA所幸的是,此次財報中除了該項業務不及預期,其他各項數據均超市場預期水平,例如游戲芯片板塊的營業收入同比上升52%、專業可視化芯片板塊同比上升20%、自動駕駛芯片板塊上漲13%,當中尤其是數據中心芯片板塊的營業收入7.6億美元,同比增長了83%,大大超出預估水平,主要得益於亞馬遜、谷歌等都需要依賴使用NVIDIA自主研發的圖形芯片進行深度的學習和研究,憑藉遊戲、專業可視化(Professional visualization)、OEM & IP、自動駕駛芯片、數據中心業務的營收增長的堅挺支持,市場僅在下跌了5%後開盤逐漸回升。

NVIDIA 新出的圖靈架構GPU顯卡能否助市再創新高? 

就在NVIDIA推出了其新一代的遊戲芯片的消息發布後,產品的推陳出新止住了日前三個交易日的收低,週一盤中一度漲超3%,收漲1.23%。新產品雖具有更強大的AI圖像處理功能,但性能與技術方面尚未成熟穩定,消費者對新產品仍抱著觀望的態度,不過對於大部分投資者來說,由於在上一個年度中,NVIDIA的收入為97億美元,而遊戲產生的全年總收入為55億美元,推出新系列遊戲顯卡,無疑是對於市場一個利多的信號,促進市場保持對NVIDIA的樂觀態度,可見大眾對Q4財報抱有很高期望值。

NVIDIA退出加密貨幣業務後,能否在競爭激烈的AI領域脫穎而出呢? 

目前NVIDIA的股價自上市以來,無疑是最高點,從各項財報數據來看,NVIDIA現今的核心業務雖繼續保持增長,但是增速正在逐漸放緩,很明顯,公司的估值指標已經嚴重透支其增長潛力了。

因此NVIDIA的盈利很難再大幅度超越華爾街眾看官們的預期,同時有部分機構看空NVIDIA的股價,認為其估值過高,對於一支科技股來說,一張完美的財報以及看得到未來發展前景,是可以給到他們的投資者一針強心劑的,但是兩者中稍有什麼瑕疵,則會引發韭菜型的投資者們難以平撫的恐慌,所以,NVIDIA當前的重心開始轉移到十幾年來一直引人矚目的AI領域。大部分在現在價格看多以及已買入NVIDIA的投資者們,都是相信著其有著非常巨大潛力在新興業務:AI、數據中心和自動駕駛。 NVIDIA雖在自己最古老、最盈利的遊戲業務上堅持不斷投入研發和創新,但在新興業務領域仍需“發發力”,尤其世界上資金及影響力都不亞於NVIDIA的科技公司:Baidu 、Alibaba、騰訊、Google等目前都在開發屬於自己的AI芯片。

圖片來源:Google Cloud,數據截止於2018年8月23日

例如在雲計算領域中,Google 16年推出的TPU相比NVIDIA同期的GPU處理性能要高15-30倍的性能,這就意味著谷歌已經開始促使NVIDIA的基本業務,圖像處理芯片逐漸變得邊緣化,據筆者了解,Google目前也是在AI、數據中心、自動駕駛領域的佼佼者。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止於2018年8月23日

儘管NVIDIA在遊戲產業業鞏固了全球領跑的地位,在移動科技、汽車行業等科技領域都取得相當不錯的成績,但是對比兩家科技企業2014年至2017年的財報數據增長變化,Google的股價增長率是74.02%,NVIDIA增長率是761.27%;GOOGLE的市值增長率是81%,NVIDIA是640%;但兩者在4年內的營收增長率,GOOGLE比NVIDIA高出3%,很明顯,未來看好AI領域、以及較早在AI領域發展的GOOGLE明顯擁有更穩定且可持續的核心業務價值。

另外,在人工智能自動駕駛領域上,特斯拉也逐漸開始脫離NVIDIA的芯片技術支持,在本月特斯拉最新的財報電話會議上,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表示:他非常喜歡NVIDIA,但NVIDIA對他們不再是必要的,暗示特斯拉的芯片性能會優於NVIDIA的某些顯卡,同時他聲稱特斯拉的團隊創造了這台世界上最先進的專門為自動駕駛設計的電腦,這是一項令人難以置信的工作,目前NVIDIA的硬件可以每秒處理200幀,而我們的速度則可以達到每秒處理超過2000幀,並且不會發生冗餘和故障。 NVIDIA和特斯拉雖然是兩家不同的公司,但是隨著人工智能技術在自動駕駛領域變得愈加重要,在人工智能芯片領域占主導地位的NVIDIA可能會和特斯拉形成競爭關係。

雖然這些科技巨頭目前都在使用著NVIDIA的芯片做深度學習,但若未來他們通過產業資源合作,將可控的、自主的關鍵技術共享,產生更具壟斷市場的技術或產品,未來必將是NVIDIA的競爭對手,接下來的業務戰略轉變對於NVIDIA的未來是極其重要的。

衰落的寶潔:中國消費升級的犧牲品

“在互聯網時代,打敗你的人永遠都不是你的競爭對手。”

現在,這一句話在另一個“巨人”身上應驗。曾盛極一時的快消巨頭寶潔,正在被這個時代迅速的拋棄。

根據寶潔(PG)公佈的2018年第1季度財報顯示,其淨利潤同比大幅下滑40%。而且,它的全球營收自2012年第1季度達到83.92億美元的高點後便戛然而止——6年來已經萎縮了20.87%。

圖片來源:P&G Earnings 2018Q1

糟糕的業績表現使得寶潔(PG)股價更加傾頹。它的股價在今年暴跌了15.38%——從91美元下挫至81.2美元。在全球經濟復甦,消費提振的當下,擁有飄柔、潘婷、沙宣、舒膚佳、海飛絲、汰漬等65個品牌的寶潔(PG)居然以如此驚人速度走下坡路。這令華爾街的投資者們失去信心。而寶潔(PG)在其第二大市場——中國的危機大幕才剛剛拉開。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止於2018年8月15日

  寶潔的盛世已經落下帷幕

1年前,寶潔的CEO大衛·泰勒斯(David Taylors)向Business Insider的記者樂觀地表示,強勁復甦的中國經濟將支撐寶潔的業務增長。但事實卻大相徑庭。在4月30日的一次企業內部會議中,他無奈地哀嘆道:“我們在中國的核心品牌的用戶增長計劃全軍覆沒,甚至大部分都在下跌。”沒有錯,寶潔(PG)在中國的銷售額佔總值的比例已從2008年的16%下滑至現在8%。 10年縮小了一半。

圖片來源:Cicinati.com

盛世蘊藏著危機。當初造就寶潔(PG)在華盛世的社會土壤已經消失了。那麼當初的社會土壤是什麼呢?一是物資匱乏;二是大眾需求。

1988年,擁有151年曆史的寶潔(PG)迎著改革開放十週年的春風進入了國門。由於彼時的中國還處於價格雙軌制階段,物以稀為貴的寶潔300ml洗髮水斤的售價竟高達19元一瓶。可對於長期勒緊褲腰帶的國人而言,“洋品牌”著實吸引人。就這樣,在中國人平均月薪不過106元的情況下,昂貴得出奇的洗髮水竟成為了寶潔進入中國市場打響的第一炮。

而現在呢?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每天哭鬧我們的問題已經從“今天有的吃嗎?”變成了“我們今天吃什麼呢?”。物質的充裕甚至孕育出了“選擇困難症”。因此,國人的消費效用邊際遞減效應極其明顯。

到了90年代中葉,大多數的90後已經沒有物資匱乏的記憶了。但是大家對生活水準的要求並沒有體現出差異性。於是,寶潔(PG)順勢進入低端市場,依靠規模化、標準化,迅速行銷全國。到2008年,寶潔的日用品占我國市場的47%,洗髮水更是佔據了半壁江山。從2008年到2014年,寶潔依靠工業化的標準迎來了自己的鼎盛時期。

圖片來源:Statias

可自2010年以後,興起的中產階級開始追求生活品質與個性化的時代潮流。人們對快消品已經見怪不怪了。寶潔(PG)過於龐大的市場佔有率使得人們身邊無處不見。它已經從之前的新鮮時尚,變成了平庸、普通的代名詞。習慣了低成本、規模化滿足大部分人需求的寶潔(PG),在面對無數顧客的個性化需求時顯得力不從心。

初露頹勢的寶潔(PG)開始按照以往的對策解決問題——採取緊縮措施,縮減品牌以圖集中優勢,再戰一場。但是,它根本忽視了一點:時代已經變天了! ! !它沒有看見,現在已經是一個消費者需求與購物場景變革的時代,一味企圖僅僅通過舊有的營銷模式——集中品牌、大鋪廣告、佔據市場,寶潔(PG)被時代淘汰只是時間的問題。

圖片來源:YChart

  中國工業時代的一曲輓歌

正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寶潔內部的那些訓練有素、飽經沙場的優秀職業經理人在面對這一“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時,一定會想出需多新的方法來應對這一變局。但是,這就好比李鴻章的洋務運動、康有為的戊戌變法,在民主共和已是大勢所趨之時,不來一場徹頭徹尾的革新是救不了大清的。但是,這徹頭徹尾的革新也終將革了大清的命。所以,寶潔或許有短暫的“中興”,但是寶潔無法改變必將衰敗的命運。

因為,寶潔(PG)是中國工業時代的一曲輓歌。它是工業時代下“大生產+大零售+大渠道+大品牌+大物流”的產物。工業時代的生產特徵就是“標準化”——質量標準化、推廣模板化、管理模式化。而社會消費需求的特徵就是“中位數”等於“眾數”——全國大多數人的消費需求是一致的。

寶潔鼎盛時,它的推廣渠道成為學習的榜樣

所以,寶潔(PG)只要製造出了一款價廉物美的好東西,(也許並不要價廉物美,比如鴻茅藥酒…),然後在全國范圍內投放廣告,控制全國性的線下渠道,使其接觸全國消費者。它就可以最大限度地滿足社會的消費需求。

但是,當中國從工業時代轉向信息時代,興起的中產階級迅速謀求消費的差異性。於是,一場轟轟烈烈的消費升級就此爆發了。舉個例子。 10年前,一個上海的都市女小白領即使不想再用寶潔的海飛絲,可是生活周邊都是寶潔的廣告,很難知道小眾而精緻的品牌。即使知道了像Rare Elements這樣的洗髮水品牌,也幾乎不可能為了它而去一趟美國。而Rare Elements即使準確得知了中國零零散散有好幾萬的需求,小眾的Rare Elements也沒有財力來中國打廣告、開門店,讓它的洗髮水出現在上海大賣場的貨架上。

但是,有了互聯網,一切都發生了巨變!這位小白領只需要上淘寶搜一搜或者在微信上找一下代購,至多1週,她就能用上心儀而獨具個性的、輕奢的洗髮水了。

這就好比我們的春節聯歡晚會:為什麼舞台佈景一年比一年華麗,明星越來越多,卻現在都落得個連被吐槽的資格都沒有了呢?如果你說這是因為節目千篇一律,政治性大於娛樂性。誠然,有這一部分原因。但是別忘了,政治性大於娛樂性一向是春晚的鐵律,從未變過——1990年,時任國家主席的江澤民還“意外”地出現在春晚現場。因此,曾經的一台春晚能夠滿足全國人民不是因為它有多娛樂,而是它滿足了工業社會下大多數人的需求。但是現在,至少它已經無滿足小e的娛樂需求了。

所以,工業時代下的巨無霸——寶潔(PG)、沃爾瑪(WMT)永遠都不可能回到之前的輝煌了。恰恰是那些“小而美”的東西能夠迎合分層的消費需求而占得一席之地。這也就是為什麼,寶潔(PG)被市場都被立白、藍月亮等市值更小的品牌“瓜分”了。

【結語】

寶潔(PG)要自救就不能再在互聯網時代中繼續迷失下去,應該要“兩手都要硬”——一是向東南亞、非洲這些尚處工業時代的國家進軍;二是轉型為平台型企業,對,就是日用品的“淘寶”——成為孵化日用品品牌的B2B公司。

澳洲封鎖華為 5G發展寸土不讓

澳大利亞政府日前發布正式決策,出於國家安全的原因,該國承包發展5G的電信商不得向華為及中興購買電信設備。這是第一個明令禁止電信運營商使用國外設備製造商的國家,此前的美國僅僅是建議其運營商不要購買華為的設備。對此,華為表示將訴諸法律手段。

各國在5G技術發展上明里暗裡都較著勁,也對技術嚴防死守。畢竟,5G的發展意義並不在於更快,它製造的顛覆性革命是未來自動化發展的基礎。 5G將並不僅用於智能手機,還將用於佩戴設備、自動駕駛汽車、AR/VR和人工智能,實現萬物聯網。未來科技的商用化都要仰仗5G技術的發展程度, 因此,國家在大量投入之外,還要防止技術洩露導致發展失去先機。

來看一下各國5G技術的發展情況。


中國

主力軍仍舊是三大運營商,移動、聯通和電信。作為“2025製造”計劃的一部分,國家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愈加重要,支持度和掌控度明顯上升。

今年7月,李國華受國家支持出任中國聯通總經理,隨後,中國聯通的小股東將全部拋售自己所持有的股權。現在中國聯通的最大股東是國務院國資委,股份高達98.44%,剩下的11家小股東僅佔1.56%。原本中國聯通是三家中負債最高的,到了6月底,負債比率從63%左右下降到43%。

而此前,不斷有傳聞表示聯通和電信將合併。

三大運營商此前預計5G的商用時間在2020,聯通和移動已經提前到2019年。討論三大運營商在5G發展中的競爭關係意義不大,畢竟競爭背後是國家的支持。

除了三大運營商,華為也撥出8億美元投入到5G的發展上。同時,聯通和電信將使用華為的設備。

5G技術投入之大、發展要求之高,直接把市場准入門檻提到高不可及,“偽5G”的發生也是可預計的。

 

美國

日前最早實現5G商用的還是美國,兩大運營商AT&T和Verizon預計在2018年內實現商用。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 數據截止於2018年8月24日

剛買下時代華納的AT&T將和多個手機製造商合作,在今年內的實現安裝5G設備的手機上市。另一個大運營商Verizon也預計在年內商用化,但是不會先把5G技術放置在手機,而將通過TV端,客戶可選擇使用YouTube TV服務或者蘋果TV服務,這些服務可可能件事免費的。

這兩大運營商是對方最大的競爭對手,分別從移動端和TV端入局可能是考慮到研發成本問題,雙方都沒有實力在兩端同時發展,於是避免了正面交鋒。

年初洩露的一份文件顯示,美國政府曾經討論過移動網絡收歸國有的可能性,並建立單一網絡。而此前的網絡發展都是各運營商自己建立,潛在問題是建設能力有限,覆蓋率不足。鑑於美國目前的國情,把無線網絡收歸國有的限制太多,各派很難達成共識,歷史習慣也會讓民眾無法立刻接受無線網絡收歸國有。

除了建議電信移動商不要和華為和中興合作,政府之前拒絕博通半導體公司收購高通電信公司,是考慮到博通在研發方面的實力不足,可能會在跟華為的競爭中落入下風。

 

其他

華為同時侵入到了三星的領地——韓國,並在幾個月前邀請韓國記者參與上海世界移動通信大會發布會,在宣傳設備的同時,對安全問題作出了保證。三星也在四處活動,並和美國運營商Verizon簽訂協議,將給後者提供5G設備,希望以此獲得技術背書。

從成本方面考慮,韓國方面啟用華為電子設備的可能性更大,LG Uplus、SK等電信公司都透露出這方面的意向。

然而,決定權可能不在這些公司手上,韓國民眾安全方面的擔憂以及政府的反對會對此事的決策結果施壓。

歐洲地區的5G發展最早也要拖到2020年,帝國的榮耀也逐漸退散,這場戰爭的主戰場仍會集中在中美。

5G技術封鎖是各國的共識,正邪之分僅僅取決於你在的哪個陣營。而5G的發展也不是誰早個一天實現商用就可以佔據5G時代的主導地位的, 還是要沉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