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谷歌,臉書的生意經

當人們還在為亞馬遜離開中國唏噓不已的時候,它的信貸業務已在中國悄然登陸。中美縱有貿易摩擦,谷歌華為卻在人工智能領域牽手合作。數據醜聞的危機下,Facebook正在區塊鍊及臉書幣項目中加大投入。科技巨頭們的生意經一直倍受資本市場的關注。

作為世界矚目的科技巨頭,這些公司又有哪些因素是影響其發展的呢?我們接著往下看。

人力方面:
Facebook:權力的遊戲

提到Facebook我們也許都只會想到CEO扎克伯格一個人,但實際上這家用戶量超過22億的社交網絡巨頭是由一個巨大的人際網絡組成。在這家公司的金字塔頂端也是將星雲集, 這幾乎可以完胜好萊塢任意的一幕幕關於政治權謀的劇目,當下它的董事成員都是當下最有權勢的幾個熱門人物。

下圖我們可以發現圖中心是Mark Zuckerber(以下稱為扎克伯格),他由董事會成員包圍。市場現在都在討論扎克伯格是獨裁者,因為Facebook是雙重股權結構,A類股票放於市場交易,B類股票只面向內部員工提供,每一股擁有10個投票權。而扎克伯格擁有大量的B類股票,獨攬60%的投票權。現在此舉被很多人不滿,甚至有人直言現在是結束Facebook雙重股權的時候了。股東也幾次“逼官”,要求他推位。


Sheryl Sandberg是首席運營官和董事,也是唯一一位女性董事。她主要控制與小企業,廣告,全球運營,營銷,遊戲銷售等相關業務。值得一提的是她目前是美國財政部參謀長,她代表的是以為在商界非常有影響力的公務員。

Marc Andreessen是權力的紐帶,他是紮克伯格在FB最親密的董事會成員之一,他也是矽谷最具影響力的風險投資合夥人之一,與此同時他也是eBay的董事會成員。他目前是Facebook的二級管理人員。

Peter Thiel是代理和分析師,此人是矽谷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同時他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科技顧問。也是FB管理委員會與政治和政黨的第二大紐帶。

Erskine Bowles是紮克伯格最親密的內圈,他也是白宮的參謀長,並且是國家財政責任與改革委員會的聯合主席。他主要代表金融,技術和IT產業與政治和民主黨的聯繫。


這些名人政客在Facebook組成了一個複雜而又堅硬的人際網絡,玩得也是權利的遊戲。

再講Facebook的企業文化,他們推崇的是黑客文化,在2012年5月Facebook在納斯達克成功敲鐘上市的時候,慶祝方式就是舉辦了一場黑客馬拉松。也是因為對於高科技的熱衷和痴迷讓這家起源於宿舍的公司日益強大。但是在這些積極影響的背後,也因為對技術的過分推崇也隱現了很多暗石下的危機。但是對待員工方面Facebook做的是非常良心的。免費三餐和零食、內配醫生理療師、專屬名字會議室等人性化辦公都是很讓人羨慕的。


谷歌:以人為本
在谷歌的金字塔尖也從不缺牛逼的人物,但是對於谷歌的人力方面更值一提的是谷歌對於人才的愛惜。谷歌每年都在將員工數量翻上一倍, 現在則以每週超過100名員工的速度引進人才並且確信自己的員工都是最好的,

自2003年以來, 谷歌一直在內部實行“70-20-10”的原則:將70%的力量投入核心業務, 20%的力量投入相關業務,10%的力量放在探索業務。因為對員工的重視,谷歌一直貫徹著100英尺內必有食物‘的原則,成為了矽谷唯一一家用期權招聘廚師的公司。多年來,谷歌每天為所有員工提供免費的三餐,以及免費的醫療、洗衣、美髮、按摩、體育娛樂等服務。

以人為本,谷歌的使命可以說是一種道德目標,從人的需要出發,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都能訪問並從中受益。

亞馬遜:精英模式
去年,當特朗普宣布正式簽署了針對中國的貿易戰的時候, 亞馬遜的中國賣家的心態是很焦慮的。當2019年5月10日,美方確定了會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的關稅從10%上調至25%時,在亞馬遜的中國賣家就遇到了世紀難題,如何解決庫存問題?如果再在當地取得價格優勢?亞馬遜的存儲費, 物流費是否都會成為亞馬遜現在所面臨的現金流損失和未知企業的報廢?

在人力方面,亞馬遜的缺乏本地化的精英戰略,是讓他吃了虧的。中國一直有句古語叫做“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在美國的文化下,亞馬遜可以從一家線上書店成長為世界最大的電商巨擘,但是適合美國的文化卻不一定適合中國。亞馬遜來到中國後,不給華人管理層足夠的權限,任何事情需要跟總部或者在華美國精英匯報和商量。所以導致在早期與國內電商競爭,不打價格戰,曾認為會打壞電商生態,沒有意識到中國消費者對價格敏感。歐美網站風格目的性強簡約,而中國人比較愛逛,其網站沒有迎合中國消費者。

再加上出台新產品服務審批流程多,缺少靈活性,單純的複制亞馬遜在西方成功的經驗,只是讓總部的老闆滿意而沒有讓客戶滿意。在本土電商巨頭阿里、京東的夾擊之下,其國內電商市場份額也節節敗退,從2008年15.4%掉到不足1%。人力方面亞馬遜像極了一個牽線木偶,連接木偶的線依然遠隔萬里拴在美國總部的手上。導致本土其戰略節節敗退。

業務方面:
谷歌、Facebook和亞馬遜這三大巨頭在各自領域都是一家獨大,但是業務風格卻是迥異不一。

探索型企業亞馬遜
作為第一家坐上萬億寶座公司的亞馬遜,探索是他一直保持的業務精神。亞馬遜電商是整個亞馬遜體系的核心載體,通過“客戶第一”和“關注長期價值”的經營戰略亞馬遜將其電商網站做到了全球最大。根據市場研究機構eMarketer的數據,亞馬遜在2018年以47%的市場份額保持著其在美國電商市場的主導地位,排在他後面的eBay沃爾瑪都僅有6.1%和4.6%。

數據來源:eMarkter

但對於善於探索的亞馬遜來說除了電商,他也是雲計算(AWS)市場的領跑者。受益於雲計算市場需求的持續擴大,亞馬遜AWS在今年一季度保持了41.4%的同比增長。目前市場份額51.8%稱霸全球。並且也是目前美國國防部100億美元雲計算項目的最有希望中標企業。

數據來源:eMarkter

挑戰型企業谷歌
如果說亞馬遜是一隻獅子,那谷歌絕對是一隻獵豹。在搜索引擎、安卓系統、用戶數量都具有壟斷地位的谷歌。在對於挑戰人類極限這條路上似乎從來沒有停下過腳步。這一點完全可以通過谷歌對於自己通過壟斷獲取的巨大財富的利用方式得到體現。谷歌將其壟斷地位所帶來的超額利潤投入到了N個不著邊際,且根本看不到短期商業化前景的項目中去了。抗衰老的生命科技公司,自動駕駛,覆蓋全球每個角落的網絡,人工智能等N個不知道谷歌在搞什麼的腦洞項目。


但是在雲計算這一塊谷歌是失策的,原本拿著一手好牌,但是因為錯過了最佳時機,目前在這塊市場只能委居第三。所以雖然谷歌在技術上常常為人稱道,但是技術在根本問題上不能很快換來營收、利潤以及市場份額。目前的谷歌是已經走上了多元化的道路,但是在短期內還需“吃老本”,靠其廣告業務支撐公司繼續發展。

保守型企業Facebook
在財務管理方面,相對於谷歌Facebook就要保守多了。大家都知道現在Facebook的CEO扎克伯爾因為獨裁問題面臨了很多麻煩。但這也是可以直接反射出其公司現在在戰略方面是相對保守的。在變大變強的紮克伯格做的第一件事件就是成立慈善機構,並將其持有的臉書股份幾乎全部裝了進去。儘管此舉能為公司帶來良好的聲譽以及一些稅務上的豁免,但這對公司的進一步擴張發展的影響存在爭議。 Facebook通過其用戶量佔世界人口1/3左右的絕對壟斷優勢獲得的超額利潤最終並沒有轉化成創新和競爭的動力。

廣告業務競爭
在數字廣告業務上Facebook和谷歌是雙頭壟斷,一個用戶量佔據全球近1/3人口,一個旗下隨便一款產品丟出來都是10億以上用戶級別,市場佔額分別是38%和21% 。但是現在亞馬遜作為這個“戰場”的攪局者,現在也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

近年來谷歌和Facebook這兩個數字廣告巨頭也一直處於爭議當中。谷歌旗下的Youtube因為極端主義視頻,傳播低俗圖片評論屢次遭到廣告主的抵制。 Facebook也遭受了類似問題。此前因為劍橋數據分析醜聞陷入困境。最近又因為新西蘭恐襲槍手直播備受譴責。這也給對數字廣告業務虎視眈眈的亞馬遜創造了機會。根據eMarketer的數據分析,谷歌搜索廣告預計今年將增長17%,達到400億美元。但是隨著亞馬遜的增長,在2020年谷歌的市場份額將會受到威脅。

新興業務,各顯神通

亞馬遜的貸款業務
亞馬遜正在與上海福友商業保險公司展開貸款業務的合作,上海富友的母公司每月處理的業務量超過150億人民幣。這項合作可以幫助亞馬遜滿足中國的監管合規要求。中國市場上的科技巨頭騰訊和阿里也在在線借貸業務上有類似的伙伴。亞馬遜依托自己積累的客戶資源,佈局中國市場的競爭意圖明顯。根據電子商務研究和諮詢公司Marketplace Pulse的最新報告,亞馬遜上超過40%的暢銷商家現在都在中國,比2016年翻了一倍多,幫助他們獲得資金可以進一步促進他們的成長,亞馬遜自身的貸款業務也會迅速擴張,從而構建雙贏。

谷歌的創新樞紐平台
谷歌在一些新興業務中也也在尋求與華為等中國企業建立一些戰略夥伴關係。比如華為的一款新產品Track AI, 使用的是谷歌的一套人工智能軟件工具TensorFlow。該產品可以幫助“未經訓練的專業人員”檢測眼疾。人工智能是兩家公司共同投資的領域。醫療診斷則是圖像識別軟件最成熟的領域之一,前景廣闊。谷歌的平台核心就是一個創新樞紐。不同的第三方可以到谷歌訪問, 開發出融合了谷歌功能元素的新型應用產品, 同時向用戶測試和營銷其產品。谷歌致力於和第三方創新者, 用戶和廣告商之間積極互動, 因此良性循環。谷歌廣告客戶合作的創意團隊也在為華為提供營銷服務。谷歌員工有20%的自由時間做自己的事情, 這也是創新的源泉。谷歌將近一半的創新都是在這20%的時間下創造的。

Facebook 的臉書幣項目
自從去年12月以來,Facebook一直在研發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數字貨幣。這類貨幣被將應用於臉書旗下的WhatsApp(類似微信)聊天工具中,可以以美元或者其他穩定的貨幣計價又可以叫做穩定幣。它比傳統的數字貨幣比如比特幣有一個更加可預測的價值。目前微信錢包可以隨時隨地進行提現並進行日常支付,比如交水電費、買菜等等。如果facebook能使自己開發的穩定幣在其27億的用戶中成功推廣使用,那電子支付領域將迎來一次新的革新。尤其是在跨境匯款方面,臉書的客戶分佈高度全球化,這可以幫助在異國他鄉工作的用戶解決匯款中時間長,手續費高等問題。

圖片來源:Finance Magnates

在技術創新的潮流中,谷歌,Facebook,亞馬遜各領風騷,你看好哪一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