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身陷困境,空客能否“趁勢”趕超?

兩年一度的法國巴黎國際航空航天展覽會,成為波音和空客面對面掰手腕的擂台。

展覽會將從6月17日起在布爾歇機場舉辦,全球最新也最先進的航空航天產品及概念都將在這場盛會上亮相,它也因此成為航空公司誘惑及爭奪客戶的戰場。

今年首先亮牌的是空中客車公司,該公司可能會推出未來全球航程最遠的單通道客機A321XLR。而對於仍在爭取737Max早日復飛的波音公司來說,這無疑是雪上加霜,因為空客此舉或許會從日益重要的中型飛機市場瓜分更多業務份額。

A321XLR是A320NEO系列中機身最長、座位最多、航程也長的一個型號,目前來看,可以說是單通道客機中最大的飛機。儘管A321XLR這種飛機市場份額有限,但這一仗空客佔優。不過,不會對波音、空客兩強的長期競爭產生大的影響。

至暗時刻,波音該如何迎敵?

巴黎航空展上的訂單之爭
成立不過半世紀的空客,與百年老店波音對壘的戰火早已蔓延到所有機型領域。譬如,在雙方的主力機型單通道飛機方面,空客A320neo和波音B737Max的擂台戰難捨難分;在中遠程寬體客機上,空客推出A350XWB針對波音787;在大型遠程客機上,空客A380是波音747客機最強有力的競爭者;在公務機領域,波音BBJ和空客ACJ318展開激烈爭奪。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至2019年6月16日

而舉辦超過50屆的巴黎航空展,堪稱兩家航空巨頭不折不扣的主要戰場。

時間回到2011年6月,憑藉號稱能減少耗油15%的A320NEO,僅在會展第一天,空客就獲得價值160億美元的新機訂單。等到第二天,這一金額達到259億美元,遠遠超過波音的191億美元訂單。

由於空客從波音的長期客戶美國航空公司拿到了大額訂單,波音的神經被嚴重觸動。

原本,波音一直計劃設計全新機型,時任波音商用飛機負責人阿爾博伊(Jim Albaugh)還說:“客戶願意等待更具革命性的東西。”但經此一役,為了避免客戶大量流失,波音加班加點推出了比空客更省油的737Max,並趕在2017年的巴黎航空展上亮相,並以360架訂單出盡風頭。

而此次,空客擬將展示的新型中型飛機A321XLR,瞄準的是單通道的窄體客機和雙通道客機間的缺口,這也屬於波音一直以來視為未來發展趨勢的中型市場飛機(NMA)概念。

這款機型在載客量和飛行距離上都有突破。據外媒報導,其最遠航程距離比空客目前最好的遠程客機還多500海裡,這意味著旅客可以從美國中部直飛歐洲中部。目前,空客的潛在客戶包括愛爾蘭航空公司和英國航空公司的母公司IAG、美國航空公司、印度靛藍航空和美國捷藍航空公司等。

空客占得先手,波音選擇棘手
顯然,空客的先行發力將波音置於被動局面,畢竟空客已經在利潤豐厚且市場份額更大的窄體客機銷售中處於領先地位,如果放任空客繼續攫取新型中型飛機的潛在市場,波音將面對更大的挑戰。

航空諮詢公司Plane View Partners創始人考普隆(Henri Courpron)認為,如果波音沒有保持力量平衡,“空客在未來10到15年內可以獲得60%的市場份額。” 另一家航空諮詢公司蒂爾集團(Teal Group)副總裁阿布拉菲亞(Richard Aboulafia)解釋道,如果空客的銷售團隊充分利用其不斷增長的客戶群,波音在寬體客機領域的主導地位也將受到侵蝕。

阿布拉菲亞稱,他見證過更年輕的空客在競爭中後來者居上的情景:“在航空運輸領域,首先提到的是空客,波音被視為次要參與者。”


在這種情況下,波音要么在其所謂的NMA上大筆投入,以阻止客戶流失;要么將大約150億美元的資金用在開發737的替代機型上,加速研發進程。

而無論哪個選擇都不容易。如果選擇前者,波音已經耗費數年用於推進數字化生產,這可能使其計劃中的波音797的雙通道設計成本接近單通道客機。如果選擇後者,在財政上將給波音帶來毀滅性打擊,因為這意味著航空公司將大批量取消737Max訂單。據彭博情報數據顯示,原本737Max將貢獻波音2019全年營收利潤的三分之一。

彭博情報數據顯示,目前737Max有還有4550個訂單待交付。波音公司首席執行官穆倫伯格(David Muilenburg)在今年5月底表態稱:“我對Max系列飛機非常有信心,我們沒有改變對該生產線壽命的期望,但我們將繼續關注那些未來產品。”
除波音797外,空客A321XLR的競爭對手還包括波音的737Max10和737Max8ER。

波音的遠慮與近憂
除了上述“遠慮”,更讓波音頭疼的是如何說服監管機構和公眾737Max可以安全復飛的“近憂”。

停飛帶來的嚴重後果是對波音營收的重創。今年4月,波音公司公佈埃塞空難後首份財報,其營收、利潤、現金流全面下跌,將蒙受至少10億美元的成本損失。此外,據波音公司稱,其4月的新增訂單數量為零,5月的新增數量比去年同期也減少了50%。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至2019年6月16日

更重要的是,737Max的前景並不樂觀。一方面,停飛已經進入第四個月,但監管機構對複飛期限還遲遲不鬆口。 6月12日,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負責航空安全的副局長巴拉米(Ali Bahrami)稱:“飛機安全修復工作有進展,但無法給出確切的複飛日期。”

除此之外,包括歐盟和加拿大等在內的國際航空監管機構都提出,波音公司必須通過其單獨設立的複飛審查,才可在其管轄範圍內解除停飛禁令。

另一方面,說服公眾的過程只會更加艱難。出於商業目的出行的旅客,是航空公司大部分財政收入的來源,但據美國全球商務旅行協會(GBTA)數據顯示,即使737Max被認為安全,超過80%的商務旅行經理仍感到擔心,其公司僱員也會盡量避免選擇這一機型。

為此,數家美國航空公司都不斷推遲及取消737Max的飛行任務。譬如,美國西南航公司此前將737Max的複飛期限預設為8月6日,近日又推遲至9月2日。美國航空公司也已將9月3日前737Max的排期全部刪除,而其原本期限是8月19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