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強力助攻! AMD股價漲至13年高點


由於微軟公司宣布其下一代Xbox遊戲機將使用AMD芯片,Advanced Micro Devices公司股票在周一開盤後交易活躍,股價盤中攀高至13年高點。

PS5、新Xbox紛紛投靠AMD
微軟在上週末表示,其代號為“Project Scarlett”的新款Xbox遊戲機將在2020年假日季節推出,屆時將採用“定制設計”的AMD處理器。新的Xbox將允許用戶將游戲從他們的Xbox One遊戲機傳輸到移動設備端。

而在此前五月底舉行的台北電腦展COMPUTEX 2019展前發布會上,AMD CEO蘇姿豐在現場公佈了索尼下一代Play Station主機(PS5)的部分規格,其中就確認了PS5將搭載AMD的7nm Navi GPU。

如此一來,在X-Box和PS5這兩款臨近發布的最熱門遊戲主機的需求支持下,AMD在遊戲機高端處理器和圖形市場的市場地位將會得到有力強化。

受此影響,AMD的股票在早盤交易中飆升5.5%,使其有望實現自2006年5月以來的最高收盤價(AMD股價在2006年5月達到40美元的階段性高位)。而縱觀年初以來的走勢,AMD迄今已累計上漲超過85%,與其關聯的PHLX半導體指數上漲23%,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上漲19%,標準普爾500指數上漲16%。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止2019年6月11日

除了價格飆升外,接近5400萬股的交易量也使得AMD成為美國主要交易所交易最活躍的股票。

此輪AMD與微軟的合作透露出三個潛在的積極因素:

AMD的半定制產品業務在2020年前景廣闊,目前已佔銷售額的20%;

目前的利潤率相比2013年AMD的財務困難時期已經有明顯好轉;

AMD正通過流媒體及其他雲服務增強與微軟和索尼的合作潛力。

儘管整體的宏觀經濟和周期性環境對於大多數半導體公司來說仍存在很大的不確定,但AMD仍然相信其能夠依靠推出多種新產品,推動下半年營收的大幅增長。雖然AMD及其背後的芯片行業今年以來股價普遍飆升,但另一巨頭英特爾卻下滑了0.1%,值得注意的是,其價格相比起4月22日的收盤高點58.82美元,目前已經下跌了20%。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止2019年6月11日

在未來宏觀環境不確定的情況下,投資者對半導體似乎表現出了更大的興趣,很可能是由於投資者擔心錯過半導體股票隨時可能出現的一波快速復蘇。

儘管目前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很難得到快速解決,但只要貿易爭端不再繼續惡化,供應鏈依然可以得到適當調整。在此過程中,部分股票可能受公司的特定因素驅動,發掘出巨大的上漲空間,這其中就包括AMD。

同門兄弟卻相差甚遠
說起AMD不可避免要扯到“老冤家”英特爾,不僅因為這麼多年AMD和英特爾一直處於競爭與合作的關係,還因為在這兩家公司誕生之前命運就把他們綁在了一起了,而綁住它們的就是美國矽谷的前身——大名鼎鼎的仙童半導體公司。

上世紀五十年代,“晶體管之父”威廉·肖克利帶領了八位優秀的年輕人一起創業,但由於與肖克利意見不統一,最後這八位年輕人決定一起離開。

離職後的八個人找到了美國一家生產攝影器材名叫“Fairchild(仙童)”的公司,並獲得了老闆費爾柴爾德資助。到這時這八位年輕人才釋放出天才的光芒,他們創立的仙童半導體公司迅速在行業中獲得了成功。


但就在仙童半導體發展的黃金期,母公司做出的一系列調整不斷挑戰著八天才的底線,終於再也忍無可忍的八天才帶著自己的驕傲陸續離開了仙童公司。

1968年隨著八天才中最後離開的羅伯特·諾伊斯和戈登·摩爾一起創辦英特爾後,仙童半導體從此風光不再,1969年原仙童市場銷售總監的傑里·桑德斯也帶著七位仙童員工創辦了AMD公司。

就這樣,有著同樣仙童血統的兩家公司先後開啟了新的人生,不過命運卻大不相同。

早一步創立的英特爾依靠創始人在半導體行業積攢多年的技術基礎迅速籌集了足夠的資金,比起吃穿不愁的富家公子英特爾,AMD卻像是寒門子弟一般落魄。

亦敵亦友的合作競爭
輸在起跑線上的AMD想要追上英特爾只能靠後天努力,但由於沒有英特爾那樣強大的技術基因,AMD一開始只能通過模仿和製造工藝售賣低級產品。

此後的幾十年時間,AMD逐漸轉型成一家同時擁有CPU和GPU研發能力的公司,同時也轉嫁了原來ATI和英偉達之間的戰火,將自己推到了夾在英特爾和英偉達中間進退維谷的狀態。

直到三年前,在2016年Hot Chips芯片技術論壇上,AMD首次公佈了關於新型微處理器架構Zen的相關細節,又一次讓眾A粉們眼睛一亮。 AMD這次選擇了完全拋棄現有架構的做法,在設定好“高性能x86處理器”的目標後,重新組建小組設計Zen的核心。

2017年,由加密貨幣興盛帶動的挖礦需求為英偉達(美股代碼:NVDA)帶來了大量的礦機顯卡訂單,加上英偉達一早就看中人工智能並通過積極佈局逐步在遊戲、數據中心、汽車業務上增長強勁,為英偉達帶來了2017年全年營收增長近40%,利潤增長將近2倍的好成績。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止2019年6月11日

一邊是翻身農奴把歌唱的農企(AMD),另一邊又是核彈工廠(NVIDIA)的業務擴張,這次換英特爾被夾在中間,坐上了腹背受敵的“熱板凳”。不過聰明的英特爾並沒有像當初AMD一樣採取逐個擊破的戰術,反而是利用在三角關係中兩方聯合製約另一方的策略。

隨著AMD的再次雄起,英特爾從AMD身上看到了自己欠缺的整合能力和GPU水準,至此時機成熟,兩家放下恩怨向著同一方向進發。

不過合作歸合作,不要忘記在CPU上,英特爾和AMD的戰爭可是一刻都沒有停歇過。

AMD不僅一舉推出對應英特爾的處理器,而且通過Zen路線圖可以看出,從第二代Zen開始AMD便進入7nm工藝了,另一邊英特爾還在14nm上原地踏步。


近兩年來AMD推出的產品不僅製程優於英特爾,而且在不輸性能的基礎上價格還便宜了不是一點。因此獲得了眾多電腦乃至遊戲主機客戶的追捧。

雖然AMD勢頭正旺,但這並不意味著AMD就可以將老對手英特爾和英偉達不放在眼裡。

要知道目前全球芯片市場正面臨銷售放緩並且個人電腦銷量也在逐年下滑的過程,加上基於5G技術和雲計算的低延遲遊戲將會重新定義PC和主機遊戲市場,隨著這些外部條件不斷顯現惡化將不斷考驗著一直專注於做電腦和遊戲主機硬件的AMD。

況且對於自2018年開始才姍姍踏進AI領域的AMD來說,還將面臨來自於英特爾和英偉達AI巨頭的全新挑戰,所以未來AMD是否還能保住現階段的地位還不得而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