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投資機遇——火鍋篇


民以食為天,說明“食”這個行業在國民經濟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據統計,就“吃”這個行業,在我國已經超過了14萬億規模,餐飲企業的集中度CR5小於5%,且CR100僅為7.2%,呈現典型的紅海樣貌。

火鍋江湖,雙雄分食
根據相關數據,我國火鍋市場規模 2018 年末已達4000億元左右,預計2022年火鍋市場總規模會到8000億。如若談及火鍋這一細分領域,那就不得不提呷哺呷哺與海底撈,這倆各位堪稱火鍋領域的“雙雄”,而且他們也是在不斷地競爭中。

兩家火鍋上市公司的股價在近期出現了大幅上漲,其中海底撈區間最大收益率達22.7%。截止7月2日,海底撈股價維持快速爬升態勢,有望實現四連漲。截至本文撰寫時,漲幅達6%,報34.22港元,已經刷新其自去年9月上市以來的股價新高。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止2019年7月2日

呷哺呷哺自1999年成立,通過其“一人一鍋,安全衛生”的理念慢慢走紅,呷哺呷哺順勢開設多家分店,小火鍋市場被徹底打開,逐漸的公司規模及影響力不斷增強,2014年末,呷哺呷哺登上港股資本市場。

海底撈是在1994年,由張勇和妻子舒萍創立,夫婦二人在簡陽開起了第一家海底撈火鍋店,經過二十幾年的發展,海底撈從一家普通的火鍋店成長為著名的火鍋連鎖店。在去年9月份也登上港股交易所。

呷哺呷哺是以吧台小火鍋的形式滿足消費者快節奏的生活方式。而海底撈以其極致的服務為特色。不同的模式,不同的發展,最終取得的結果也不同,但兩家火鍋企業亦都挺進中國餐飲企業的前十強。海底撈當前市值高達是1820億、PE為91.63,而呷哺呷哺市值為129億、PE為24.29。

同是做火鍋的,為什麼差別這麼大?
呷哺呷哺起絕大部分餐廳位於京津冀、東北地區,而海底撈多分佈江浙滬、廣東地區,分佈範圍比呷哺呷哺廣。


服務範圍的處於略勢也導致呷哺呷哺的業績處於弱勢,根據年報顯示, 2014年-2018年的營業收入從22.02億元增長到47.34億元。競爭對手海底撈2015年至今的營收從57.57億漲至169.69億,近幾年營收及淨利潤的增速處於36%-58%之間,海底撈明顯在這些數據指標上壓制了對手。

更重要的是海底撈的盈利能力也遠強於呷哺呷哺。 2016-2018年,海底撈的平均ROE(淨資產收益率)分別為96.65%、108.7%、33.89%,而呷哺呷哺的平均ROE為23.02%、22.7%、21.88%。

拋開業績指標,海底撈市值高出呷哺呷哺近14倍,不單是業績原因,海底撈雖然是做火鍋的,可是其背後卻有一個產業鏈,從種植到運輸再到火鍋底料。


蜀海(北京)供應鏈管理有限責任公司(簡稱蜀海供應鏈)成立於2011年,最開始對其設定的角色只是為海底撈提供食材供應部門,後來做成了開放平台。目前,蜀海供應鏈已擁有遍布全國的現代蔬菜種植基地、食品加工中心、底料加工廠、冷鏈物流中心等基地,蜀海供應鏈變成一家為餐飲企業提供供應鏈託管服務的公司,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它也在籌劃著IPO。除此之外,與蜀海供應鏈相同命運的頤海國際前身也是海底撈集團早期專為其火鍋門店供料而設的子部門。

海底撈入渝,成重慶火鍋業的鯰魚
而近期,比較大的消息面在於海底撈要進軍重慶市場。要知道,海底撈創立25年,466家直營門店遍布全球,但對於“火鍋之都”重慶,卻一直未佈局。這就類似於曾經在歐洲也流傳著意大利沒有星巴克的說法,但隨著星巴克在意大利開店,這一說法變成了過去式。

重慶作為火鍋的發源地,誕生了不少的優秀企業,如小天鵝、德莊、劉一手等。但近年來,不但少有火鍋企業能“走進去”,重慶當地也少有新的火鍋品牌能“跑出來”。


可以說重慶的火鍋市場已經呈現了一種缺乏生命力的故步自封狀態。

而且,重慶火鍋店的同質化現象嚴重,火鍋店之間的比拼大多是在單一的口味維度競爭,但卻少有在運營、供應鏈、服務和整體模式上進行升級與改變,而且單一的口味競爭使得老油引發的食品安全問題層出不窮。

因此,海底撈此次入渝可能會像鯰魚一般,給重慶火鍋業注入新的生命力,讓重慶老火鍋店能夠直面最為先進的模式、管理和運營方法,從而促使整體行業升級。

對於重慶老火鍋品牌來說,海底撈的到來既是挑戰也是機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