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時隔十年重啟降息,拉開全球降息大幕?

北京時間8月1日凌晨2點,全球投資者屏住呼吸,等待著美聯儲的大動作。

最終,靴子落地,美國時隔10年再次降息!

美聯儲如期降息25個基點

當地時間7月31日,美聯儲舉行備受關注的貨幣政策會議,北京時間8月1日凌晨2點公佈結果:美聯儲在FOMC會後宣布降息25個基點,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至2% -2.25%。

圖片來源:美聯儲官方公告

這次降息意義非凡,金融危機十年後,也就是2008年12月期間將利率降至零以來的首次降息。

2008年12月17日,美聯儲將聯邦基金基準利率由1%下調至0-0.25%,這是該利率自1990年被美聯儲正式開始運用以來的最低水平,直至2015年12月將利率上調0.25個百分點。

從那時開始到去年年底,這一輪加息週期共發生了9次加息,其中4次加息發生在2018年,分別在2018年3月、6月、9月和12月。

同時,美聯儲還宣布提前兩個月結束縮表項目。在會議中,僅有堪薩斯城聯儲主席和波士頓聯儲主席投下反對票,符合市場預期,他們認為利率政策應按兵不動。

不過美國總統依舊不滿意美聯儲的做法,因為特朗普想要的是大幅降息,而區區降25個基點讓他特別失望,美聯儲消息出來後,特朗普在社交媒體Twitter上就開始了炮轟。

特朗普表示:“市場希望從鮑威爾和美聯儲那裡得到的信息應該是:這只是漫長的降息週期的開始,而這一周期將與中國、歐盟和世界其他國家同步…”

“….然而一如往常,鮑威爾讓我們又失望了,但至少他結束了本來就不該開始的量化緊縮(縮表),根本就沒有通貨膨脹。無論如何,我們正在取得勝利,但我可以肯定這跟美聯儲沒多大關係!”

美股黃金跳水,全憑鮑威爾一張嘴

由於降息落實和具體利率幾乎完全符合市場預期,在美聯儲宣布降息的一刻,美股方面並沒有出現太大的波動。

但是戲劇性的一刻發生在鮑威爾的新聞發布會上。

發言可以概括為以下五大要點:

1、降息旨在確保應對下行風險,並支持通脹向著目標回升。

2、美聯儲7月份降息並不意味著開啟了一輪寬鬆週期,但我也沒說FOMC只會降息一次。

3、勿要以為FOMC不會再度加息,當時機來臨時,我們會大膽地祭出我們的貨幣政策工具。

4、美聯儲在資產負債表方面的行動具有一貫性,金融穩定性方面的顧慮並非美聯儲維持利率不變的理由。

5、全球性疲軟和貿易問題都正影響到美國經濟。

鮑威爾首先表示,目前的降息決定並不意味著漫長的降息週期的開始。隨後又解釋稱,雖然這並不是長降息週期的開始但可能會再次降息。隨即再次話鋒一轉,稱不要設想我們不會再次加息。

眾多交易員為鮑威爾的中性措辭所折磨。美聯儲保留了進一步降息的可能性,但市場卻對主席鮑威爾的中性語氣感到不安。

如此舉棋不定的發言,也令美股短線大幅下跌,其中,道瓊斯指數盤中一度下跌超500點。儘管最終跌幅收窄,不過截至收盤,道指依然收跌1.23%,納指跌1.19%,標普500指數跌1.09%。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止2019年8月1

黃金跌超1.3%,最低觸及1410.69美元/盎司。美元指數則飆升至98.6水平,創兩年新高。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止2019年8月1

為何降息?持續多久?

自2009年起,美股已經走出了持續十年的大牛市,隨著美股屢創新高,市場對牛市的觀點也日趨鬆動,愈來愈多的機構認為美股牛市無法持續,比如索羅斯今年以來持續賣出科技股並增持看跌期權,羅傑斯甚至認為“一生中最糟糕的熊市或將到來”。

一旦美股出現大幅回調甚至轉入熊市,從過往經驗來看,這對包括A股在內的全球股市都意味著“熊的咆哮”。

如何避免美股轉熊?似乎市場愈來愈寄希望於美聯儲轉向寬鬆的貨幣政策,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多次公開表達了降息訴求,並採取不斷施壓美聯儲主席、提名美聯儲理事等方式,試圖達到降息的目的。

一年多來,特朗普不斷地批評美聯儲,這次也再次要求美聯儲在2018年多次加息後,快速降低利率,以提振經濟增長。

通常而言,美國降息美分為兩種模式——衰退式降息和預防式降息。

前一種情況對應美國境內發生危機事件,對經濟造成嚴重影響,從而倒逼美聯儲降息“救火”,衰退式降息累計次數多、幅度大。

後一種情況對應美國境外發生危機事件,對境內經濟造成衝擊但程度可控,美聯儲為了降低經濟衰退風險而採取預防式措施,預防式降息累計次數少、幅度小。

接下來美國要啟動的寬鬆週期應該被看作是預防式降息,原因在於美國經濟整體仍然運行良好,並沒有任何危機事件出現導緻美國經濟有立即崩盤的風險。根據對過去的統計,預防式降息會讓已經見頂的經濟“迴光返照”,繼續維持強勢狀態半年到一年以上;而衰退式降息則是對經濟下行週期的確認,短期經濟難以出現明顯起色。

因此在全球經濟放緩帶來的外部壓力以及貿易政策上的不確定性的背景下,聯儲為應對低通脹而採取了此輪的預防式降息。

至於此輪降息是否標誌著一個長降息週期的開啟,或許難以從鮑威爾的發言中找到確定依據,但是市場還是存在著較為一致的看法。

圖片來源:CNBC新聞

CME(芝商所)的“美聯儲觀察”工具顯示,交易員預計美聯儲在9月18日的FOMC會議上維持利率不變的概率為21.7%,再度降息25個基點的概率從美聯儲FOMC政策聲明後的88.8%大幅回落至74.9%,降息50個基點的概率從5%小幅降低至3.4%。

全球降息潮開啟,央媽是否跟隨?

隨著美聯儲降息消息“靴子落地”,巴西央行在巴西利亞宣布將基準利率從6.50%下調50個基點至6.00%,市場預期為降息25個基點。

在美聯儲降息後的三個半小時內,巴西央行已是第四家降息的央行,稍前阿聯酋、沙特和巴林央行紛紛跟隨美聯儲步伐,下調基準利率。

此前,在市場預期美聯儲7月底降息幾乎已成定局的情況下,其它央行早已紛紛搶先行動,以防受到衝擊。

據不完全統計,今年年初至今,全球範圍內已經有約20家央行採取了降息舉措。僅5月以來,就已有韓國、南非、印尼、馬來西亞、新西蘭、菲律賓、澳大利亞、印度等國央行通過降息來保持貨幣政策寬鬆。

目前,歐洲央行也已經暗示將採取降息或重啟QE量寬買債等寬鬆政策,希望提振區內經濟。可以說,新一輪的央行降息潮已經開啟。

那麼,中國央行是否會跟隨全球步伐降息呢?從歷史來看,這也並非必然。

據統計,1990年以來的美聯儲4輪降息週期當中,中國經濟2001年處於上行通道,2007年通脹高企,並未與美聯儲保持一致的降息節奏。中國在很多時候還是“以我為主”。

事實上,我國央行“降息”包含兩種方式:

1.下調存款基準利率;

2.以逆回購、MLF等為代表的貨幣政策工具操作利率。

針對國內外市場對中國降息預期再升溫的情況,央行表示,下一階段中國人民銀行還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密切監測國內外經濟機制的變化,在統籌平衡好內外均衡的前提下,堅持以我為主。

重點要根據中國的經濟增長價格形勢變化,及時進行預調微調和運用的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利率水平合理穩定,同時推動利率市場化改革,措施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性,降低融資實際利率。

中國央行行長易綱近日在接受采訪時也明確指出:“我們現在的利率水平是合適的。降息主要是應對通縮危險,但現在中國物價走勢溫和,因為豬瘟等因素,5月、6月CPI都到2.7%了,所以現在的利率水平是合適的,可以說接近黃金水平,即舒適水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