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ofo押金退了嗎?現在摩拜也“黃了”

在收購摩拜之初,美團承諾“將繼續保持獨立品牌、獨立運營”。如今摩拜終究還是套上了黃色的新衣。

完成“賣身”的摩拜,似乎並沒有跟隨大佬走上人生巔峰,反倒是成了大佬盈利路上的絆腳石。

過去的兩三年,共享單車作為中國共享經濟的代表產物之一,承擔著解決最後一公里出行的使命,席捲了城市的大街小巷。讓橙色、黃色、藍色成為城市中流動的色彩。

曾幾何時,一切又如雲煙般散去,我們開始被這樣的場景刷屏。

想像中的共享出行藍圖在褪去了資本的光環後彷佛只剩下一地雞毛。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近期,全國各地的市民在街頭應該陸續會注意到有一批嶄新的黃色共享單車已正式“上線”,與ofo小黃車的黃不太一樣,車型差別也較大,最關鍵的是,車身上印著一行醒目的黑色大字:美團App掃碼騎行。

這款來自美團系的新車,目前的名字依然還是我們熟悉的摩拜單車。自去年四月美團點評收購摩拜單車後,摩拜單車作為美團旗下獨立板塊運營。

與此同時,ofo小黃車似乎也在悄悄的捲土重來。

這一次,ofo推出了“有樁模式”。這種模式意味著雖然沒有實體樁,但用戶在結束訂單時,需尋找專用的停放點,完成還車。而如果用戶不按規則停車,則需繳納20元車輛管理費。

這一模式,被視為ofo沉寂半年之後的自救之舉。

過去一年,ofo留給外界的印象無異於“垂死掙扎”。 ofo小黃車,這個號稱無樁單車共享模式締造者:1000萬輛共享單車,累計向全球20個國家,超250座城市、2億用戶提供超40億次出行服務。一切輝煌戰績都在資金困境中煙消雲散。

如今悄悄推出有樁新模式,小黃車的不甘心顯而易見,於是殺了一個回馬槍。

只是,那1600萬排隊等著退押金的用戶,真的還願意騎小黃車嗎?

從投資風口變為工具入口
回到這次投放的新款摩拜單車,一改摩拜標誌性的橙銀黑配色,採用了與美團App一樣的黃色調。

目前來看,包括美團App、共享單車、充電寶、收款碼、POS機、收款盒等在內的美團系產品,都以熱情溫暖的黃色為主色調,我們也可以把它稱作“美團黃”。

而對比可以發現,新老車型最大的變化在於掃碼開鎖所使用的入口。

新款摩拜單車只能使用美團App掃碼開鎖,而橙色的老款摩拜單車則同時支持摩拜App和美團App掃碼,還可用微信小程序等第三方入口。

新車強制使用美團App的設計雖然讓一些摩拜老用戶難以接受,但換個角度來看,似乎是無法逆轉的必然趨勢。

去年4月,美團以27億美元全資收購併且承擔摩拜的全部債務。從那時開始,摩拜就隨美團姓。加之美團對摩拜沒少“悉心栽培”,從美團今年3月份發布的2018年度財報來看,虧損最為嚴重的業務就是共享單車。

數據顯示,美團點評在2018年全年經調整虧損淨額為85.17億元,摩拜單車在被收購後的9個月中,就為美團點評帶來了高達45.5億元的虧損,佔美團全部虧損的一半還多。

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隨著舊款摩拜單車生命週期的終結,新款“美團黃”單車必將完全取代摩拜單車,屆時,美團App也將如願成為其共享單車用戶的“唯一入口”。

而這也意味著,美團正式完成了對摩拜單車用戶的“遷移”。而摩拜也正成為美團矩陣的工具入口之一。

在很多人看來,如今成立了8年的美團點評一直因為太過特殊而難以被準確定義。在到店餐飲和外賣兩個核心服務的基礎上,美團一路橫向擴張、出擊,不斷將手伸向新的領域:酒店、旅遊、民宿、電影、到店綜合、生鮮等,目前已經有近20項業務。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止2019年8月22日

另一方面,美團似乎又展現出了超乎想像的張力。在2019上半年,共有7家上市電商公司擠入千億市值俱樂部,其中美團就佔據一席。而其業務的擴張也直接反映在了市值的增長,美團作為一匹“黑馬”,半年內市值暴發性增長約1260億元,股價漲幅達57.11%。儘管目前與旅遊業的老牌龍頭——攜程在營收上有一定差距,但其增速強勁,未來發展勢頭不可小覷。

行業大洗牌後依然難尋出路
隨著燒錢補貼大戰的平息,共享單車們也從資本追捧的對象,逐漸淪為互聯網巨頭們的流量入口。背靠大樹好乘涼,無論是被美團收購的摩拜單車,還是拿到螞蟻金服新一輪融資的哈囉出行,無一不是背靠互聯網巨頭繼續維持運營。
戴威,這個曾幻想改變世界的北大學生會主席,如今上了法院的老賴名單,被限制高級消費。截止今年7月初,ofo押金全退完還需12.5年。

“一輛自行車兩百塊錢,每騎一次五毛錢,每天能騎十次,就收回五塊錢,兩百塊錢四十天就賺回來了。 加上維護、偷竊及損壞等損耗,可能三個月時間,成本就賺回來了。 ”

顯然,當年為戴威“搖旗吶喊”的投資人朱嘯虎幻想得過於簡單美好。當然,這終究是帶著豐厚回報早早離場的那一部分資本家。

而先一步“賣身”美團的摩拜,似乎也沒有跟隨大佬走上人生巔峰,反倒是成了大佬盈利路上的絆腳石。

摩拜被收購、ofo在破產邊緣徘徊,哈囉似乎成了鷸蚌相爭裡的漁翁,坐收其利。但對於盈利,大多數人始終持質疑態度。頻頻融資的背後或許是對共享單車燒錢的印證,也能看出哈囉的焦慮。總裁李開逐曾表示,“共享單車可以實現盈利,但不可能有大收益。 ”

摩拜、哈囉、小藍活下來的真正原因是背靠資金充裕的金主爸爸。成了金主們的流量入口,即使暫時虧損也能正常運營。
然而共享單車帶來的流量和紅利已漸趨穩定甚至見頂。如何變化模式,扭轉虧損局面,成了金主們下半場急需思考的問題。

數據顯示,2016年共享單車用戶為0.28億人,1年後達2.05億人,到了2018年,用戶僅增長0.3億人。

《2019年第1季度中國共享單車市場研究報告》顯示:共享單車用戶規模減少,2019年第一季度共享單車用戶規模僅4050萬人,減少24.4%。共享單車用戶規模已經連續3個季度下滑。

圖片來源:比達數據中心

持續的虧損,紅利的見頂,金主們對於虧損容忍度的降低,抱團漲價似乎成了共享單車們的共識。摩拜、哈囉、青桔等主流單車紛紛將作戰思路轉向提高騎行費用。

今年4月份以來,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地共享單車紛紛漲價。以北京為例,摩拜單車與小藍單車騎行1小時要支付2.5元,是原來的2.5倍。而哈囉單車,則從每小時2元調整為每15分鐘1元。 3個多月後,摩拜調整了在上海的起步價,從1元漲至1.5元。

但其實共享單車並非一開始就選了漲價這條路,以美團為例,去年收購了摩拜後就開始探索新的變現模式,推出了廣告服務,與奢侈品牌路易威登合作。上海用戶在打開摩拜App時,會收到來自路易威登展覽的邀請。但事實證明,走土豪路線的摩拜,最終也沒能闖出新的商業化道路。

有意思的是,在收購之初,美團點評承諾“將繼續保持獨立品牌、獨立運營”。

如今看來,即便是巨頭體量的美團,在嘗試進駐共享單車領域後也沒能找到合理的盈利點。從某種程度上而言,王興收購摩拜可能出現了戰略的失誤,這一點即便不與主動承認也已然體現在了公司財報數據中。

長遠來看,美團已經做好了決策,將各項業務整合到統一的平台中,使其產生流量協同效應,這可能就是王興在場景營銷中最大的佈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