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卸載ZAO了嗎?

從席捲朋友圈到爆款再到輿論焦點,AI換臉軟件“ZAO”只用了短短不到一天。
回想不久前另一個引起如此轟動的現象級捏臉軟件Zepeto,起碼還在社交圈駐足停留了一禮拜的時間才銷聲匿跡,如今ZAO可能還沒來得及享受爆款流量帶來的光環,甚至還沒能執行任何的變現手段,就已猝不及防的陷入了隱私漩渦中。

問題還是出在這張臉上
想要跟上潮流玩換臉遊戲發個朋友圈,你必須同意ZAO默認的用戶協議,即“同意或者確保肖像權利人同意授予’ZAO’及其關聯公司全球範圍內完全免費、不可撤銷、永久、可轉授權和可再許可的權利。 ” 沒錯,這基本意味著你一旦上傳自己的換臉視頻之後,就無法再刪除裡面的照片,哪怕刪除應用也不行。
陌陌的一步新棋
ZAO的走紅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它身上聚集了太多爆款特質:內容來自熱門影視作品,讓人想起那些年玩過的“小咖秀”;跟明星換臉,滿足了大家展現自我,順帶藉著電影妝發沉溺於自己盛世美顏的需求;與朋友一起表演、與偶像同台,融入社交功能、追星元素,撩撥著大家的興奮感與傳播慾望。
實際上AI換臉技術並不算是新鮮事,Pornhub、Reddit的用戶大概早就見識過。
2017年12月,用戶“Deepfakes”在Reddit上發布一個“假視頻”,將成人電影中演員的臉替換成斯嘉麗·約翰遜、蓋爾·加朵等知名女星的臉,畫面以假亂真。這為AI換臉技術吸引來了一大波流量,“Deepfakes”也逐漸成為這一技術的代稱,同名算法也在GitHub開源。
ZAO的特別之處在於,通過大公司的運力加持,將這一技術的門檻大大降低。用戶不需要研究如何渲染如何訓練AI,只需動動手指上傳照片,再花5s-10s等著視頻生成,然後再分享到自己的朋友圈就好。
而這樣一個爆款背後的團隊力量早已不再神秘,畢竟它與上市公司陌陌之間的關係已經通過各種工商資料展示得明明白白:ZAO所屬的長沙深度融合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為海南喵咖網絡的全資子公司。而海南喵咖網絡的實際控制人則是兩位陌陌聯合創始人,王力、雷小亮。

圖片來源:企查查
如果深挖,ZAO跟陌陌的關係,恐怕還不止是股權關係那麼簡單。據知情人士透露,該項目由陌陌CEO唐岩主導,2019年春節後立項,歸屬於陌陌企業發展部,這個部門主攻開發獨立App,陌陌軟件矩陣的其他項目如赫茲、meet相冊等均為該部門的成果。與之相對的是陌陌創新業務部,主要負責陌陌主App內的創新嘗試。
在移動互聯網紅利消失的大背景下,做App矩陣已經是各家平台公司的發展共識,字節跳動是將這一戰略踐行得最為成功的一家。陌陌同樣也早就開始了App矩陣的戰略,只是此前發布的一系列獨立App,包括Doki、哈你、Cue在內都不算成功。直到ZAO出現,才算引爆關注。
ZAO面臨的最大挑戰在於:如何避免爆款APP難以逃避的“月拋”命運。
正如文章開篇所提到的,2018年12月初,Zepeto爆紅。一個月後,2019年1月12日,其中文版“崽崽”在蘋果App Store上線。但此後再無大的水花,不溫不火,在社交類APP的20-30名附近徘徊。

圖片來源:蟬大師

新鮮感過後,Zepeto沒能抓住多少用戶。沒有社交關係鏈,用戶毫無壓力地拋棄了它,等待下一個爆款。
與Zepeto相比,ZAO的社交屬性明顯更強,並且是一款熟人社交軟件:依託於最大的社交軟件微信和QQ,用戶可以順暢地導入社交關係。更強的社交屬性讓ZAO在嘗試逃離非剛需類App曇花一現的慣例時顯得優勢明顯。
被工信部盯上!
令人意外的是輿論反噬之快,經過互聯網大佬關於“中國用戶樂意以隱私換便利”言論的洗禮,以及蘋果、谷歌、亞馬遜相繼承認監聽用戶談話的等等隱私洩露風波,一直被忽視的互聯網隱私問題終於被慢慢重拾起來。
9月3日,針對媒體公開報導和用戶曝光的“ZAO”App用戶隱私協議不規範,存在數據洩露風險等網絡數據安全問題,工業和信息化部網絡安全管理局對北京陌陌科技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進行了問詢約談。
此負面消息一出,在美上市的陌陌自然是難逃其咎,在中概股整體表現平穩的情況下,陌陌在美東時間9月4日開盤後便急轉直下,截止收盤股價下跌6.55 %。值得注意的是,8月27日至9月3日的5個交易日,陌陌一度累計上漲超10%。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止2019年9月5日

正所謂“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爆款的出現原本是社交媒體可遇而不可求的,然而一旦觸及了用戶心理底線,其流量帶來的反噬力量卻也是巨大而不可阻擋的。
在被約談後,新版協議中說明,用戶上傳的內容僅限用於“您提供上傳/發布短視頻以及利用技術對平台上的短視頻進行局部修改生成新的短視頻的服務,相關內容將嚴格按照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保留在ZAO上,除非為了改善ZAO為您提供的服務或另行取得您的再次同意,否則ZAO不會以任何形式或目的使用上述內容。”
至於利用用戶面部信息破解支付系統的擔憂。 ZAO和支付寶雙方均表示刷臉支付安全門檻極高,僅通過一張照片實現的“換臉”技術完全無法突破刷臉支付的安全系統。

信息時代的“隱私之殤”
事實上,在信息流通性極高的今天,隱私洩露的隱患絕不止停留於國內。
幾年前,一段用Deepfake技術造假的奧巴馬講話視頻在網上瘋傳,引起關注。你以為你看到的是奧巴馬嗎?其實不是,是使用換臉技術的里根總統,只不過安上了奧巴馬的腦袋。

從前,虛假視頻僅限於公眾人物和名人,而技術並未發展得如此逼真,如今,網上數據庫已有數以百萬計人的面容資料,技術也發展得更精密和先進。讓自己化身銀幕中的男女主角固然有趣,但當它用於傳播恐懼、政治宣傳或侵犯他人時,後果可能也會非常嚴重。
目前已有不少西方政客對於Deepfake技術用於政治用途發聲表示關注,以當前情況來看,這並非危言聳聽。今年較早時,Facebook便因為無法識別一段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講話的虛假視頻,而被狠狠抨擊。
如果說因為“躺槍”而陷入爭議還情有可原,那主動洩露用戶隱私的行為則是令人細思極恐的。
對於社交巨頭Facebook而言,2018年或許是創立以來的至暗時刻。數據洩漏、操縱選舉、國會聽證、高管出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去年3月,Facebook曝出史上最大數據洩露事件,涉事的劍橋數據分析機構與特朗普的通俄門調查有關。劍橋分析被指,在未經用戶同意的情況下,利用在 Facebook 上獲得的5000萬用戶的個人資料數據,來創建檔案、並在2016總統大選期間針對這些人進行定向宣傳。
去年9月,Facebook又爆出,由於安全系統的漏洞導致該公司網站受到黑客攻擊,可能導致近5000萬用戶信息的洩露,後將受影響用戶數量降至3000萬。
對於Facebook信息保護的不信任危機甚至蔓延至旗下顛覆性加密貨幣Libra的發行。
萬眾矚目的Libra在發佈白皮書後可謂是連連受挫。今年8月,美國、歐盟、英國、澳大利亞與加拿大的數據保護機構對Libra的隱私問題再次表示擔憂,這是Libra項目遭受的最新也並非第一次打擊。
而就在兩天前的9月4日,Facebook再次被《衛報》報導,存儲了超4億條與Facebook賬戶關聯的電話號碼數據庫被曝光。 Facebook隨即證實了這一消息,並表示目前數據庫已被刪除,沒有證據表明Facebook賬戶遭到入侵。
一次又一次觸目驚心的數據洩密事件,讓背後的億萬用戶深感憤怒卻又無奈,不由感嘆隱私之廉價——即便是最成功的互聯網公司,出於不願或視而不見等因素,也沒有保護好用戶隱私。

圖片來源:e投睿eToro數據截止2019年9月5日

當然,巨頭們也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股價閃崩,市值縮水…
對於Facebook而言,如果說賬面上近千億市值的損失還可估量,那麼人心的向背則是一向愛惜“羽毛”的紮克伯格所不敢估量的。
或許有人會說,用戶應該擦亮雙眼、明辨是非,又如李彥宏曾說:
“中國人對隱私問題更加開放,也沒有那麼敏感。如果他們可以用隱私換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況下他們是願意的。”
然而,我們需要正視的問題是,在隱私保護方面,很多國家尤其是歐洲地區依然遠遠的領先於我們。大數據時代,用戶數據成為了互聯網公司的獵物,如何在收集用戶數據的同時保證隱私,這不僅需要立法機構的政策,更重要的是企業自身的自律性和責任感。
令人痛心的是,往往在媒體或公眾發現端倪並捅破前,洩露公司及高管基本上處於緘默狀態,骨子裡缺乏對數據安全的危機意識。
對於芸芸普通用戶而言,其實內心訴求無過於防患於未然的安全保護措施,而非亡羊補牢的事後致歉,即便態度再誠懇,洩露也已成事實且難以彌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